省政协调研古村落保护走出“深闺”才能焕发生机

省政协调研古村落保护走出“深闺”才能焕发生机
中国传统村落,承载着中国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历史遗产和生态文化资源,蕴含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相生共荣的生态关系。保护和建设好中国传统村落,不仅是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途径,也是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重要内容。前不久,由省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刘玉明带队,委员会组织部分委员来到周至县老县城村,专题调研古村落的保护情况。现状路面坑坑洼洼影响旅游著名作家叶广芩在长篇散文《老县城》中这样描绘周至县老县城村:“老县城村在秦岭南麓,是一处深得老天宠爱的地方。大熊猫有时会溜进村里爬上树枝,张望下这里的居民。现在的老县城,是一个小村落,但在一百多年前,老县城真真切切就是一个县城,周筑城墙,商铺旅立,是古傥骆道上唯一的驿站。”老县城村又被称为佛坪厅故城,清道光五年(1825年)始设佛坪厅,民国二年(1913年) 改为佛坪县,民国十五年( 1926年) 迁至袁家庄(今佛坪县政府所在地),之后故城逐渐废弃。如今,这里不仅是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还是一处生态良好的自然保护区。来到村内的佛坪厅故城文物管理所,委员们了解到,该管理所是周至县政府为保护佛坪厅故城遗址等文物而专门设立的文物保护单位,这里是老县城村文物最多、最集中的地方,展示着150余件石刻、造像和碑石等文物,其中白石雕三龙戏珠全国罕见。走在老县城村主街道上,委员们发现,石块堆砌的路面已凹凸不平,排水道边的一些路段已经坍塌,沟渠内也残存有些许污水,整个老县城村只有一座老建筑“荣聚站”被修复,古衙门、庙宇、监狱等建筑只能看到残存的基石。看到委员们脸上的疑惑,老县城村党支部书记王正才指着坑坑洼洼的路面无奈地说:“西安等地来的游客需要安全、舒适的游览环境,这条路是我们2005年修的,现在看来确实影响村子发展,但没办法,相关部门不让动,一切都得保持原来的样子。此外,村里也没有凉亭、座椅等设施供游客休息使用。”街道两旁零散地分布着几家农家乐。“山里娃农家乐”的老板孙有国是当地人,已在这里做了10年生意。他介绍,除了吃饭,来老县城村旅游的游客一般都要住一晚,饭钱加上住宿费,往年他家每年的收入大约有七八万元。可去年,孙有国的生意却不好。原来108国道频繁塌方导致道路不畅,来老县城村旅游的客人门可罗雀,他和爱人只能选择在周边打零工,收入大大减少。他表示:“游客来村子,必须穿过黑河国家森林公园,每人需支付景区55元门票钱,来我们这的游客没少抱怨。”建议走出“深闺”才能焕发生机政协委员们一边看、一边思考,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村子内的道路属于基础设施,应当在尊重文物保护的前提下进行适当整修,并把座椅等公共服务设施建设起来。他希望能还路于民,取消来老县城村的游客进入黑河国家森林公园的门票。” 省政协委员、陕西省电影家协会主席张阿利建议。刘玉明针对调研中发现的文保问题建议,历史遗产、古村落保护不应该是“不能动”,而应有修复、恢复在其中,这样才能利用史实传承中华文化。文物、住建、水利、林业、环保等部门应协同对周至老县城村进行统一规划,在对文物进行有效保护的前提下合理开发利用。同时,应建立佛坪厅故城博物馆,利用图片、文字、实物、视频等形式诉说老县城村的前世今生。省政协委员、陕西广播电视台电视剧工作室主任万盛华认为:“不能教条、机械地保护文物,它们只有离开仓库、走出‘深闺’才能焕发生机,才能得到有效保护,希望相关部门能在遗址上复建古建筑,把石刻和碑石等文物从展厅内搬到以前它们所在的建筑旁,这样才能生动地讲好老县城故事,才能感染每一位游客。”记者 石喻涵